首页 > 资讯内容详情

钮文新:央行该听听不同声音——切忌在炫酷花活中迷失“常识”

2021-02-03 12:17:36 钮文新

钮文新:央行该听听不同声音——切忌在炫酷花活中迷失“常识”

在中国,余永定是位难得的、敢于提出不同看法,并始终坚持“原则底线”的经济学家。最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刺激经济增长主要靠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只能是配合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边界变得有些模糊也不是什么奇怪现象,欧盟国家和美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过去我们强调央行独立性,现在则应该强调财政部和央行的协调与合作。”

余永定阐述的是事实,但国内一些“经济公知”全然不顾这一趋势,一味强调货币政策独立。前不久,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争论的背后,其实就是关于货币政策是否应当独立的争论。很不幸,这一命题被偷换概念,不了了之。

经济学家必须坚持“原则底线”,这个“原则底线”实际就是常识。比如,余永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就阐述:“按道理,结构性目标应该是由财政政策实现的。资金分配不是央行所能做的事情。货币政策只能在从宽与从紧之间进行选择,强调支持实体经济完全正确,但货币政策难以实现‘精准滴灌’。”

按常识,宏观经济政策的功能定位是非常清晰的:财政政策是结构性政策,而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这就是经济学基本常识。但一段时期以来,以积极财政政策去扩张经济总量,而货币政策却在“偏紧的姿态”下实施“精准滴灌”,这实际是在关注结构问题。结果是什么?余永定的回答是:抑制经济增长。

怎么办?余永定给出的观点是:“中国国债收益率明显高于美国等国而且呈上升态势。我以为,央行有必要降低利息率。与此同时,降低利息率还可以抑制短期资本流入,避免人民币的过度升值。”

至于债务杠杆问题,余永定依据欧盟经验和全球现实经济条件指出:“我并不是说中国不需要担心政府的债务率或者企业的债务率。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两难的状况,需要做选择。无论怎么选都是会有利有弊,只能是‘两恶取其轻’。如果问我,我毫不犹豫选择扩张性财政政策辅之以扩张性货币政策。”这个观点深奥吗?不过是常识而已。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情况下,积极财政政策辅之以扩张性货币政策这不是经典的理论主张吗?

有人说,货币投放不回去实体经济,会进入股市、楼市,引发资产“泡沫”。对于房价问题,余永定指出:“办法很多:房产公开、房产税、物业费、遗产税、纪律检查等等手段都可以考虑。但现在不应该使用货币政策来解决房价的高低、涨跌问题。”这样的主张,其实和伯南克异曲同工,即房价问题是结构性问题,需要财政政策去解决,而货币政策需要关注总量,不能因为物价高而紧缩货币,因为那会让所有经济领域被物价“绑架”。

至于是否会导致股市“泡沫”的问题。这就更不是问题。第一,通过实体经济拉动经济增长不能只依赖债务扩张,如果没有股市上涨带来的巨量股权资本,那势必会把经济迅速导入债务危机模式;第二,单纯依赖债务扩张拉动经济增长,企业财务成本会加大,并通过威胁微观经济主体的财务安全而抑制企业投资积极性,近而制约经济增长;第三,股市本身就是直接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市场,采用“财政、货币双扩张”经济政策推高股市,恰恰推动更多股权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是希望股票市场发挥其特有的支持经济、支持创新的动力作用。

所以,担心“财政、货币双扩张”会导致股市“泡沫”,基本属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伪命题。作为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金融权威级学者,余永定“希望在下一阶段,在继续推进体制改革和结构调整的同时,我们能够更多的关注需求管理,通过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进一步提高GDP的增长速度。”赞同余先生观点,中国货币政策绝不能在“炫酷花活中迷失常识”。

文|钮文新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相关标签: 央行 人民银行 金融

<<<回到首页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