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内容详情

美国女子学院教给我的那些事

2020-11-21 19:57:02 Christine

美国女子学院教给我的那些事

From:知乎

文 | Christine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芝加哥大学硕士毕业的,但鲜少有人会了解我的本科来自于布林莫尔学院 (Bryn Mawr College),一所位于美国费城近郊的女子学院、私立文理学院。

得知后,很多人都会问到:“所以你们学校全部都是女生?”、“全部都是女生会不会很无聊?” 等等。

因此,我决定写一篇文章谈一谈女子学院,以及本科四年给我的人生和认知带来的诸多改变。

我认为,女子学院给女性提供了自由、开放、以人文学术为导向的教育环境,其特殊的性别平权的教育理念培养了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的新时代女性。

01、美国女子学院的前世今生

在19世纪前,多数的高等教育机构仅招收男性学生,对于女性的教育限于培养妻子、母亲、宗教神职为目的的文学、艺术、唱歌和跳舞类课程。直到19世纪早期,伴随着女子学院的建立,女性得以接受正规的学术性高等教育。早期的女性教育支持者莎拉·皮尔斯、凯瑟琳·比彻、玛丽·里昂开始筹划几所女子学院的创建。

其中,1837年成立的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成为了很多全美女子学院的榜样,她与后来成立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 1861),史密斯学院 (Smith College 1871),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 1875),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 1879),布林莫尔学院(Bryn Mawr College 1885),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 1889) 组成了日后众所周知的“女校七姐妹”。

到20世纪中后期,混合教育、男女同校的呼声愈发响亮。在奥伯林学院(Oberlin College)成为美国第一所混合教育的高等教育机构后,很多原本只招收男性的大学纷纷开始招收女性。

与此同时,女子学院的数量也开始急速下滑,女校七姐妹中的拉德克利夫学院于1977年与哈佛大学合并,瓦萨学院在拒绝与耶鲁大学合并后于1969年发布申明、成为混校,同类的单一性别教育学院都转向混合教育。

如今,美国现存的提供学术性高等教育的女子学院已经从巅峰时期的300多所减少至不到50余所,而我就读的布林莫尔学院正是其中之一。

布林莫尔学院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近郊,是一所四年制的私立文理学院,与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和斯沃斯莫尔学院(Swarthmore College)同属于三校联盟。

作为一所女子学院,布林莫尔在本科阶段只招收女性,也会招收男性研究生和男性教职工。平日,校园里经常有其他学校的男性学生来选课,我们也常常交叉去周边的混校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上课,去费城城区玩耍。

与大家想象中的封闭的、只有女性的、“修道院式”的女子学院生活所不同的是,我发现女子学院为女性提供了极为自由、开放的教育环境,让我们能够学会做真实的自己。

02、以学术为底色的智识生活

作为一所小而美的文理学院,布林莫尔每届只招收300多名女性,本科四年加起来不过1,300余人。我校师生比通常在1:9以下,70%以上的课程都是在小于20人的形式下授课。换而言之,每个学生都要与教授坐在圆桌上进行对话,一对一地“亲密接触”。

就我个人选修的人文、社科类课程而言,每周每一门课都会有200-300页的阅读量,要求学生在研读后进行思辨性的讨论,并撰写阅读所思和论文。如此高强度、严谨的学术训练对我智识思考的影响是多重的。

第一,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待在图书馆里,读书、读书、不断地读书,这种知识的积累在短时间内让我变得有些封闭、独来独往,尤其是阅读所带来的快乐往往难以与人分享,但从长期来看却让我养成了极好的阅读习惯,善于在阅读前提问、阅读后写笔记、做整理。

第二,我开始扎根于社会学这门学科,在教授的指导下撰写学术性论文并尝试参与学术会议、投稿期刊,以最高的学术标准要求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开展自己的学术生涯,大大地提升了自己的思辨和写作能力。

难得可贵的一点是,在布林莫尔期间,我和学院里的三位教授(黑人社会学教授Bob Washington、古巴裔西语教授Enrique Sacerio-Gari、和韩裔政治学教授Seung-Youn Oh)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不仅仅是师生上下级。

在校期间,大到人生选择和智识困惑、小到论文和推荐信,他们都为我出谋划策、答疑解惑,并且无条件地支持和鼓励我做出的每个选择。

每一年感恩节,Enrique都会邀请我到他家里和他的妻子、儿女共同进餐,毕业后依旧会给我发他们家庭的照片。这些优秀的学者身上自带的那种温暖将我原本封闭在书籍里的孤独给渐渐融化。

长此以往,社会学家渐渐内化成了我的个人身份。在毕业后的这些年里,面对每个活生生的人,我都愿意尝试倾听他们的人生故事,学会看到善良诚恳之人身上的美,真切地理解社会对人们生活的限制,会重新反思个人处境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关系、成为一个真正运用社会学角度去分析问题的人。

总之,学会像社会学家一样思考和生活,保持对世态人心的洞察和同理心,并且不忘学术和智识的永恒魅力。这是女子学院教给我最重要的智识思考。

03、以性别为核心的平权教育

经常有人会问我,“你们女校是不是主要培养女权主义者?”

对此,我往往会回答,女子学院的毕业生往往比混校的毕业生更有可能地对性别议题保持敏锐,并且接受以性别平等为前提的女权主义(feminism)和女权运动(feminist movement)的理念,而这样的变化和女子学院的性别教育是分不开的。

以我个人为例,我在刚开始读书、小学一二年级时,一度特别反感自己的女性身份,因为我天性活泼、好动、喜欢户外、时常和男生比试争锋,和传统教育下“文静、内向、腼腆”的女孩完全不同。

当时的我似乎隐约感受到女孩/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可能面对的性别偏见,一直都不怎么认可自己作为女性的身份、也不喜欢和女生一起玩,内心里默默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男性,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了我的高中毕业。

当我阴差阳错的来到一所女子学院后,布林莫尔教给我的第一课就是不要受限于传统性别身份的认知。我还记得在第一次宿舍楼大会轮流介绍时,每个人都被要求介绍自己的性别代名词(gender pronoun),如果一个人说"she/her"意味着她希望被视为女性,如果是"he/him"意味着他希望被视为男性,甚至"they/them", "ze/zir"意味着在性别二元论之外的非传统性别。那是我第一次非正式地接触到性别理论、个体的社会性别以及性别身份。

在之后的几年里,我在课堂的学术讨论里、校园的性别教育活动中都不断地学习到:性别 (gender) 所指代的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更多是出于社会和文化建构,个人不必将自己框定于特殊的男性或女性的定义之中,也不必受限于世俗的眼光和要求,应该追随真实的自己,去实现想要成就的任何事情。

在认识到身为女性并非是多么“不利”的事情后,我对自己的女性身份有了更多的认可。我也开始关注很多社会上的性别议题,比方说为什么公司内部领导层的位置多数都是男性?为什么客户期待女性一定要是温柔可人、面带微笑的?为什么社会要求女性更早结婚生子并在产后会假定她们会承担更多的家庭、亲子义务?

诸如此类很多的疑惑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看到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女权运动在性别平权历史上所付出巨大的努力,并感到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去践行和传播性别平权的思想。

总之,无论身为男性或是女性,个体应当是自由和平等的,每个人都可以努力去消除基于性别的偏见和歧视。这是女子学院教给我最重要的性别理念。

04、以开放为导向的内外求索

在博雅教育之外,布林莫尔同样是一所鼓励女性走出校园,实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学院,而这些机会多以各种形式的奖学金、学生组织和社会活动实现。

在校的四年里,大大小小的奖学金我就主动申请并成功拿到诸多笔款项。我曾拿到两笔4000美元的“巨款”,第一笔支持我在大二夏天参与费城的公益组织实习,第二笔支持我在大三夏天在北京进行环保课题的研究。

我也常常通过校园里的公告了解到费城周边、华盛顿特区的政策倡导性活动,申请过两三笔专项小额经费,由学院报销了我来回的车票和住宿。其实,但凡有任何正当的学术、公益、社会实践的缘由,学生都可以向学院申请资助去外地实现自己的项目,甚至可以获得学分。

布林莫尔还提供了一种全新的360°跨学科课程系列,学生会在教授的领导下在一个学期或学年中统一上多门课程。有别于传统的课堂和学术框架的体验,360°课程的学生会以多种形式参与到社会生活中,无论是国际或国内旅行、实验室研究、实习经历或者项目制学习,所有的体验都会由学院全额支持并且设计为课程的一部分,帮助学生通过写作和研究来磨练自己的论点和见解,促进与教授和公共学者合作,并且在团队合作中发挥自己的才华和创造力的极限。

就这样,在官方和非官方的形式下,我在读书期间环游了美国各大城市,也独自闯荡了俄罗斯、欧洲(法国、意大利、荷兰)、南美(秘鲁、阿根廷和智利)等诸多国家。这种走出校园的行路着实能开阔个人的视野,看到大千社会、国家文明之中人们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观念想法和理想追求。我也发自内心地意识到,在校园之外我的人生道路还很长很长。作为一名青年社会学者,我不应该将自己困在象牙塔内,而是要走到社会中去。

总之,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个人依旧可以保持着强烈的智识追求,坚持阅读和写作的习惯,不断地自我反思,做一个温和、有道德底线的人,不断探索世界的边界。这是女子学院教给我最重要的人生议题。

05、新时代的女性与女子学院

写到这里,很多人或许会说:感觉你描述的本科教育好像没有那么“女校”啊。

这样的感想是对的。

在写作中我一直试图弱化“女子学院”这个概念,因为在我看来女校和混校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只不过,她给女性提供了一个充分自由、免于世俗和自我限制的教育环境。她教会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直面问题、 勇敢并有尊严地选择过自己想要的人生。相对应的,卓越的学术成就、公民参与、道德坚守成为了女子学院秉信的传统。

这时候,回过头重读布林莫尔的教育使命宣言不禁让我感慨万分:

“布林莫尔学院致力于将学生培养到最高标准的卓越水平,以此帮助她们追求自己理想的生活。学院严格的学术课程通过对艺术、人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意在培养个体对知识创新、公开探索、全球视野、公民参与的强烈渴望。世界一流的教师学者、才华横溢的职工队伍和紧密联系的校园团体将在充满热情和快乐的学习社区中,培养了个人的求知欲、独立性、人格和韧性……我们的毕业生将从布林莫尔的经历中获得了丰富的经验,这些经验足以让她们具备强大的工具,并对世界以及彼此具有更深刻的理解。她们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定义成功,在对世界产生有意义的变化中提升他人。”

("Bryn Mawr College educates students to the highest standard of excellence to prepare them for lives of purpose. The College’s rigorous liberal arts curriculum and distinguished graduate programs foster a thirst for knowledge, open inquiry, global perspectives, civic engagement, and innovation through study across the arts, humanities,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 A world-class faculty of teacher-scholars, a talented staff, and a tight-knit student body cultivate intellectual curiosity, independence, personal integrity, and resilience in a community of passionate, joyful learners …… Emerging from their Bryn Mawr experience equipped with powerful tools and with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world and each other, our graduates define success on their own terms and lift up others as they make a meaningful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在此,我想发自内心感激女子学院这四年本科生涯。布林莫尔确实做到了她所承诺的一切,教育我去做更好的自己,为了自己、对自己负责。

希望在未来的人生中,这种对人性自由和思想的崇尚、对美和真理的追求能够给予我强大的安全感,让我积蓄着力量、继续朝向着汪洋大海进发。

【来源】微信公众号:以爸研究生留学

相关标签: 美国 女子大学 学校

<<<回到首页

发布评论

0